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R曼生活 >为了一只濒死的小倭黑猩猩,你会花多少力气?

为了一只濒死的小倭黑猩猩,你会花多少力气?

  • 2020-06-15
  • 571人已阅读

刚果首都,金夏沙

混凝土也会腐朽。在它崩溃瓦解之前,会先变绿、发黑。

只有来自刚果的人知道这点。

以前我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种事。那时候,我只是个住在刚果的小女孩。刚果是一个终年翠绿的国家,朗朗晴空中,总有许多彩鸟飞掠而过。然而,八岁之后,我跟着爸爸搬到美国;从此之后,每当暑假回来这里拜访妈妈,我总觉得自己像被下放到一个闷热危险的蛮荒之地。小时候曾经充满吸引力的金夏沙市区喷水池,现在在我眼里只像一碗清汤。水池上上下下布满弹孔,却没人记得是谁造成的。仔细看,那些弹孔彼此甚至重叠在一起。这就是刚果民主共和国──一个连弹孔中也有弹孔的地方。

金夏沙有一千万人口,却只有两条马路,而且没有红绿灯,所以交通总在堵塞。司机载着我去找我妈,几乎一上路就被卡进车阵中,只能以龟速通过路障。在金夏沙,警察设的路障不算多、也不算少。有些警察是真的,有些则是意图索贿的不明人士,穿着偷来的警察制服瞒天过海。不过,要分辨真假很困难;就算分出来了,处理的态度也差不多:隔着挡风玻璃秀一下证件,但是车子绝对不能停,车窗也不能摇下来。如果对方想带你去什幺地方,绝对不要跟。

每当有车子放慢速度,就会看到一名男子靠上前去。起初我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乞丐,再仔细看,才发现他还拖着一只小动物的胳臂。为了看清楚,我越过变速桿,爬到前座去。

原来是一只小猩猩。

当男子接近车辆的时候,他猛拉着小猩猩向前,使得牠咧嘴露齿而笑,两只脚蹬啊蹬的寻找地面。男子虽然瘸了一条腿,动作却很敏捷;那只满是疤痕的残肢很听指挥,时而转动,时而倾斜。在他背后有辆生鏽的脚踏车,后头绑了个板条箱,大概是用来载那只猩猩的。

那天早上,我已经看到很多只受虐动物了,包括路边笼子里挤成一团的灰鹦鹉,死的跟活的站得一样挺直;在拥挤市场里不断哀号的残废狗,外露的腿骨上聚集了成堆苍蝇;还有被贩子繫在腰间的小猫,牠们全都半死不活的。我已经学会对这些景象视而不见。因为金夏沙的路边充满了垂死的人。我想,垂死的人应该比垂死的动物更重要吧!可是,在我妈的观念里,我们对待动物的态度其实跟我们对待人的态度息息相关。所以,她将毕生致力于阻止那些交易丛林生物的贩子上。她投注得如此彻底,以至于当我爸爸必须结束刚果的工作,返回美国时,她宁可留下来。他们只好离婚,而我们一家人的家庭生活也从此结束。

这只小猩猩看起来很开心,嘴巴咧得大大的笑着。可是我再靠近一看,发现牠身上的毛秃了好几块,而且还有伤口。一定是因为曾经被绳子绑住的关係。事实上,现在那条绳子还繫在牠的腰间,而且拖到了泥地上。

「克雷蒙,那是一只倭黑猩猩。」我傻傻的说。

「没错。」他回答,眼神紧张兮兮的在那个男子和我之间来回穿梭。

「那你还不停车!」我说。我的不耐就要爆发了──因为被关在车里,也因为被卡在这个国家里。

「苏菲,我不能停。」他说。

「这不是我妈一直努力在做的事吗?她一定会坚持要你停车的。你既然替她工作,就必须停车。」我挥着手对他说。

 「不行,苏菲。」克雷蒙说:「她会要我跟她联络,请环境部的人过来关切,而不是由她的女儿处理。」

「好,那我告诉你,我坚持要你停车。」

克雷蒙乾脆把车门锁上。

他这个举动其实没什幺意义,因为前座根本没有儿童保护锁;况且为了通过路障,车子行驶的速度放得极慢,我索性打开车门直接跳了下去。我朝着那个贩子快步走去。贩子把小倭黑猩猩往上一拽,拽进他怀里,然后用林加拉语来招呼我,而不是一般受过教育的刚果人惯用的法语。

「妳想认识一下我的朋友吗?」他问我。

「牠好可爱!你是在哪里发现牠的?」我用林加拉语问。我跟爸妈平常说的是法语和英语,但是童年好友说的林加拉语,我也照样说得很流利。

贩子放开了怀里的小倭黑猩猩。牠马上疲倦的坐到泥地上,双臂下垂,脸皱成一团,放鬆痠痛的肌肉。我蹲下来,朝牠伸出手。牠先瞄了主人一眼,才打起精神站起来,摇摇晃晃的走向我,贴着我的小腿站了一会儿,然后伸长了手臂,要我抱牠。我毫不费力的抱起,牠也立刻回抱住我,那一双瘦弱的胳臂简直轻得像条项鍊一样。我摸得到牠一截一截的肋骨,感觉得到牠的心脏顶着我的喉头扑扑跳动。当牠把嘴脣靠近我的脸颊,尽可能贴近我的皮肤时,我才听到牠微弱的哭声;而且,似乎因为哭得太久,声音都哑了。

「妳喜不喜欢牠?」男子问:「想不想有个玩伴?」

「我妈就在这条路上一家负责倭黑猩猩的庇护中心里,」我说:「我相信她一定很乐意照顾牠。」

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忧虑,紧张的笑了笑。「牠是我的朋友。我并没有伤害牠。妳瞧,牠喜欢妳,想要跟妳一起生活,帮妳编辫子!」

这个人倒是很懂得刚果女孩的心思。

接着,他开始施展悲情攻势。「拜託,白人女孩。我在河上漂了六个礼拜才把这只猴子带到这里,途中还遇到暴风雨,失去了所有的家当。要是妳不买牠,我的家人就要饿死了。」

我看着这个男子,他的脚瘸,身上那件棕榈叶编织而成的衣服破烂兮兮、满是油垢,要相信他快饿死了并不难。

这时候,克雷蒙已经停好车,气急败坏的往我们走来。毫无疑问的,他已经拨电话给我妈了。「苏菲,」他说:「我们必须离开。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」

他真是搞不清楚状况。「别担心!要是有什幺麻烦,我会告诉我妈都是我的主意。」小猩猩把手指头伸到我的衣领底下,直接碰触我的肌肤。「你要卖多少钱?」我问贩子。

「对,牠是我的财产,」贩子回答:「妳不能平白把牠带走。」

摘自未来出版《不能没有你,奥多》

本书荣获2013美国国家图书奖决选作品、2014好书大家读最佳少年儿童读物

为了一只濒死的小倭黑猩猩,你会花多少力气?

Photo